白克吐尔

原标题:【一院好故事】援疆情:最珍贵的记忆

白克吐尔

“你好,邵院长,听说你们援疆马上要结束回去了,我和太太想来看你。”

邵耐远

“你好,白克吐尔团长。谢谢你们还一直惦记着我,的确,我们快要结束在这边的工作了。”

白克吐尔

“你是我太太的救命恩人,我们舍不得你走……”

图片 1

图片 2

白克吐尔团长,新疆克州乌恰县文工团团长,一位憨厚的柯尔克孜族歌唱家,电话中的他汉语说得不是很流利,但是字字意真情切。

挂完电话,邵耐远的眼角湿润了。朦胧中,他回到了去年……

那是2017年5月的一个中午,作为第九批常州对口支援乌恰县援疆医疗队队长,邵耐远已经在乌恰县人民医院工作了三个月。除了挂职乌恰县人民医院副院长外,他还担任急重症科主任。

图片 3

(▲刚到新疆乌恰县的邵耐远)

那天中午,他刚陪着领导完成检查工作,在食堂坐下准备就餐,就接到急诊室值班医生的电话。那是一个柯族妇女,不小心高处坠落导致枕部着力,颅脑外伤,邵耐远在手机上仔细研究值班医生发来的CT片:头颅左侧枕骨骨折,伴后颅窝急性硬膜外血肿,血肿量约45ml,压迫左侧小脑。

“做术前准备,立即准备手术,我马上赶到!”

“手术有风险吗?要不要转到喀什(上级医院)去?如果手术风险大,不如转到那里,万一病人在我们这里出了事情……”在座的医院领导关切地询问。

邵耐远明白他们的担忧,在他来援疆之前,乌恰县人民医院没有神经外科医生,所有需要手术的病人都只能送到喀什。这次手术,万一突发状况,的确也很麻烦。

图片 4

(▲从事日常工作的邵耐远)

“转走?”邵耐远的脑子里打了个转,但专业立刻让他做出决定,“不行!病情不允许,病人是后颅窝血肿,出血量已经很大,压迫左侧小脑,第四脑室受压推移,送到喀什要一个多小时,再加上术前再检查、手术准备,待两三个小时后手术时,病人极有可能发生枕骨大孔疝,呼吸停止而死亡。我来自常州一院神经外科,那里年手术量超过两千台,我们抢救过无数的颅脑外伤病人,请相信我,我会救她!

“好吧,邵院长,我们相信你,你赶紧吃饭,吃了再去做手术。”领导们商量决定,支持邵耐远的想法。

“没时间吃了,时间就是大脑,时间就是生命,我这就走!”

图片 5

邵耐远疾步赶到手术室,现场医生已经做好了手术前的准备工作。此时病人意识嗜睡,瞳孔没有散大,但是还在呕吐,已经吐了好多次。

“频繁呕吐是颅内高压的典型表现,颅内出血很可能还在继续,只有急诊手术才能救她,根本没有一丝转院的机会!”在最短的时间内,团队完成全麻插管、消毒、铺手术单、切皮等步骤。暴露后颅窝,骨折线清晰可见,由于腾空后仰摔伤的暴力,左侧枕部两根骨折线自上而下达枕骨大孔。

钻孔,咬开后颅窝一个小骨窗,血肿就涌了出来。清除掉部分血肿后,邵耐远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因为他知道,脑干延髓部位生命中枢的压迫已经解除,自己已经抢在了死神之前。

邵耐远仔细寻找出血点,最终在骨折线刺破的左侧横窦和乙状窦两处发现“蛛丝马迹”。鲜血依然在不断涌出,助手站在一旁非常紧张,但在他而言,20多年神经外科日以继夜的训练,对付这种出血早已是轻车熟路。

图片 6

破口填塞、压迫、缝扎、硬脑膜悬吊,刚才还“张牙舞爪”的出血,顺利被降服了……

脱掉手术衣,邵耐远来到手术室门口,立即向医院领导报了平安,这一刻,虽然饥饿感阵阵袭来,但他的内心非常充实。

图片 7

(▲出院时的白团长夫人和邵耐远)

图片 8

一顶柯尔克孜族的白毡帽,一块白团长妻子亲手绣的手帕,一面红彤彤的锦旗,是白团长和他妻子给他送行时带来的礼物,这是柯族同胞礼节中的最高敬意,也是民族团结一家亲的标志,更是援疆医务人员脑海中最珍贵的记忆。

图片 9

文字| 宣传科

图片| 邵耐远

编辑| 冯凯

►孩子挂水时家长的六大误区,第一条你就中枪!正确的做法是……

►中央、省内外的百余位嘉宾齐聚常州一院,她们在……

►3位院士,500多位学者齐聚常州,常州一院好消息重磅来袭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