眼前的姜先生

原标题:给力丨温医大附一院成功完成一例DBD(脑死亡器官捐献)心脏移植手术

图片 1

“恭喜你,一切正常!”9月5日,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脏外科病区内,副主任王珏仔细查看了患者姜先生(化名)的一系列复查单子后,高兴地说。

“太好了太好了,谢谢你们!”姜先生和他的太太长舒了一口气,久违的、如释重负的笑容洋溢在脸上。眼前的姜先生,面色红润,神采奕奕,难以想象,一个多月前,他还是一位饱受折磨的重症扩张性心肌病患者,如得不到有效救治,生命将在两、三年内终结。幸运的是,一颗捐献的心脏和温医大附一院心脏移植团队的精湛技术,重启了他的人生,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。

3小时极速飞车

只为300公里外的一颗心脏

2018年7月30日晚上,44岁的姜先生躺在病床上,为自己未卜的命运担忧。他已记不清这是近期第几次入院了,3年前,他因胸闷心悸,伴下肢水肿,被诊断为扩张性心肌病,心脏移植是唯一的根治方法。近一个月来,他的心功能恶化明显,胸痛、夜间呼吸困难,反复入院,离院两天就不能坚持。别无他法,他只能苦苦等待可供移植的心脏。

极其幸运的是,晚上7点左右,温医大附一院获悉杭州某医院有一位脑死亡患者,愿意进行器官捐献,根据国家器官捐献分配系统,该捐献者的心脏与姜先生匹配,医院通过系统接收了该器官。

在院领导的重视和支持下,为了顺利完成该例移植手术,医务处和心脏外科负责人等连夜安排移植相关事宜。首先要商定的是运送方案,由于此次移植涉及两个城市,需要长途转移,而供体心脏对于时间有严格要求,超过6小时心脏功能就会大打折扣。

救护车转移还是动车转移?经过时间推算和路况分析,最终定下救护车转移为第一方案,并请求交警支援,以便及时疏通道路,确保救护车一路畅通;并购买了动车票作为预备方案,确保万无一失。

图片 2

7月31日早上7时,温医大附一院心脏外科医生、护士、体外循环医生组成的团队和医务处负责人等乘坐救护车奔赴杭州,下午2时左右完成供体心脏取出工作,根据当时时间及路况,确定由救护车带着心脏一路飞奔回温。为了减少心脏缺血时间,原本需要4个多小时的车程,在救护车司机和交警的配合下,缩短至3小时。下午5时许,一行人带着供体心脏到达温医大附一院。

6小时手术

心脏在姜先生体内重新跳动

一组人员奔赴他城取供体、极速转移,另一组人员则在提前做好移植前各项准备工作,心脏重症监护室(CCU)里为移植患者专门准备的病房也连夜消毒处置妥当。

图片 3

图片 4

图片 5

图片 6

心脏外科、麻醉科、手术室、CCU、心血管内科等一切准备就绪,医生再次对姜先生做好评估。供体心脏到位后,经过评估,手术有条不紊地开始了。摘除受损心脏,移植供体心脏,到移植入姜先生体内的心脏开始供血跳动,仅用时2个小时。在供体心脏在体内一切正常,越跳越好后,姜先生被推出手术室,进入CCU,手术总共进行了6小时左右。

第二天一早,姜先生苏醒,血压、PH值、电解质、出水量等数值已达到正常值标准,表明移植的心脏已开始在他体内正常运转,满足其各个脏器的需要;第三天,拔除气管插管,姜先生可以下地活动;术后不到一个月,姜先生出院,经复查一切正常。

在抵御病魔的生死战里,温医大附一院心脏移植团队和姜先生一起,同心协力,共同打赢了这场漂亮的战役!

温医大附一院是国家批准的具备心脏移植资质的单位,并和北京阜外心血管病医院建立了长期友好合作关系,在其支持和帮助下不断提升水平,手术质量控制良好。心脏外科常规开展二尖瓣前叶成形、人工腱索、广泛心肌梗死后室壁瘤切除及室间隔穿孔修补、ECOM(体外膜肺氧合生命支持系统)、主动脉夹层杂交手术等高难度手术,技术居全省领先水平。大血管手术、冠脉搭桥手术,主动脉夹层杂交手术等例数长期居全省前列。

据悉,这也是温医大附一院首例DBD(脑死亡器官捐献)心脏移植的成功案例。此前,医院已成功完成5例心脏移植手术,最早接受移植的患者当时才十几岁,如今已结婚生子,过着与常人无异的幸福生活。

12

扩张性心肌病(DCM)是一种原因未明的原发性心肌疾病。该病的特征为左或右心室或双侧心室扩大,并伴有心室收缩功能减退,伴或不伴充血性心力衰竭。室性或房性心律失常多见。病情呈进行性加重,死亡可发生于疾病的任何阶段。

来源:心脏外科

文字:何倩 王珏

摄影:潘力等

编辑:叶张翔

审核:唐宁 薛晓方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